宫崎葵 | 我拍电视剧是为了感受北斋的一生。

时间:2019-07-29 08:00:01 来源:时刻头条 当前位置:交通安全你我他 > 百科 > 手机阅读


浮世绘,日本的风俗画和版画,是德川幕府时代兴起的一种独特的民族艺术。


《眩:北斋之女》



这是NHK电视剧,该剧围绕着江户的天才画师葛饰北斋的三女儿荣的后半生。



 

宫崎葵饰演的三女儿阿荣,与她搭档对戏的是和他万年荧屏cp松田龙平,不禁感叹导演的眼光真是毒。宫崎葵的容貌总能让我感到一丝沉静,她低眉摆目,不那么张扬,淡淡的望你一眼,却也能深深的望进你的心里。我觉得她是很适合这个角色的。阿荣是个奇女子,她不爱胭脂水粉,平时衣服也总是那几套素净的服饰,行为举止也像个懒散的公子哥儿,她最喜欢半躺着靠在父亲的工作室里,疲了困了,或者听厌了母亲的唠叨,从来不会抑制所言所想。




在阿荣的母亲的观念里,只要阿荣能够和其他女孩子一样,过着平凡且幸福的一生,她就满足了。可是当阿荣拿起画笔的那一刻,母亲就应该提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其实母亲在她的人生中是没有父亲的存在感重的,她太喜欢绘画了,以至于对父亲的是崇拜多过于亲情的,在她的一生中,父亲的角色更像是一位敬重的老师,像他无法企及的遥远炫目的光,拥有着绝佳的技艺和深厚的造诣,而她就像个小粉丝一样追随着父亲的步伐,以至于在影片的中间部分,母亲突然就倒下了,她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因为醉心于画好每一幅画而不能把自己分给母亲。怪不得北野武说,所有艺术家都是自私鬼啊,他们根本不在乎周围人的死活。充满无奈却依然保留深情的一瞬间。


小葵的演绎着实让我眼前大亮,大概是到了一定的年龄和阅历,戏路已经不再是偶像剧中的少女的甜美了,脸上已经不再是稚嫩单一的表情,更多是皱眉之中的倔强洒脱,保有孩子的天性,永存的少年感。就像木心说的那样,艺术家保有最原始的天真。

影片的开头,年幼的阿荣在父亲的耳濡目染第一次认识到绘画的世界,她虽不认识画具,目光所及之处已让她欣悦。幼年时握住画笔的那一刻,她的绘画启蒙就开启了。她已经知道了世界是由圆和圈组成的,自此,故事展开了。

火钟响了,原来是对岸的街道着火,善在大火中失踪,阿荣急忙冲上街跑到岸边,紧张片刻后,一脸兴奋地赞叹火的颜色,天似乎也烧了起来,那颜色既不是朝阳,也不是夕阳。

 

 


后来善带她去吉原,她看到光与影在浮动,惊叹舞女的面容在光影中浮动,后来回家之后她画下了这张图。她大胆运用光与影的变化,大概是为了与父亲的画区别开来的一个重要契机。另一个相似背景的艺术家族,大概是蜷川幸雄和蜷川实花了。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摄影师,在他的镜头下,颜色一直都是以一种饱和浓艳的形式出现。




有两组镜头很美。善次郎带着阿荣去看歌舞伎,他们坐着小船,都是在欣赏这座居住很久的城市,两人目光微妙,阿荣望向左侧的城市与街道,河上氤氲着雾气,似有似无如一种淡淡的情愫,朦胧中珍视彼此的距离,又坦诚相待,善次郎是看向右边,镜头也已经被虚化,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善次郎在阿荣的心中也是一束光的存在,他是一个很不错的画家。









 

 


在故事中,阿荣画的第一幅画是《夜樱美人图》。

 


图片中的女子是善带着阿荣去吉原的时候看到的美人。在善去世后,阿荣画了《三曲合奏图》。

 

三曲合奏图


她生命中重要的人离世,她的情绪都非常克制。

她无心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面对母亲的念叨依然云淡风轻的说着:他们这么认为的就是事实阿。但是当看到父亲画出惊人的“富士越龙图”时,她浑身颤抖着噙着泪珠,额头起了青筋,无法克制。

那是爱了,她唯一的爱。

可是这样的坦诚和专注,这样一个伍尔夫笔下的伟大的灵魂都是雌雄同体,你又不得不被她折服。



在拍摄《眩~北斋之女》之前,宫崎葵有说她正好有机会去大英博物馆,去欣赏北斋老师的作品,到了英国之后,在那里听说了关于北斋作品买卖的事情之后,我的想象空间立刻扩大了,原来北斋老师是这样的人物阿,而阿荣老师的人物性格原来是那样的。这或许是之所以演出如此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一段经历吧。



图 | 豆瓣 & 猪猪日剧字幕组所属整理视频截图




上一篇鹈鹕要进季后赛该如何补强?2缺陷最该解决,瞄准3人会有帮助

下一篇输联盟垫底,詹皇愤然离场!球迷:压力好大,湖人总经理坐不住了

相关文章:

百科本月排行

百科精选